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er adipiscing elit. Aenean commodo ligula eget dolor. Aenean massa cum sociis Theme natoque.

Latest Posts

1-677-124-44227
184 Main Collins Street West Victoria 807
info@yoursite.com
Image Alt

除了C羅,還有哪些著名運動員用幹細胞挽救了職業生涯?

蛻變與新生 新盛協助您成真

除了C羅,還有哪些著名運動員用幹細胞挽救了職業生涯?

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世界盃已不僅僅是足球技術和身體的對抗,還包括科技的較量。

在本屆世界盃才剛剛開始的時候,全世界新聞頭條,社交媒體,都被最搶眼的巨星C羅所占據了。

2016年皇馬球星C羅在比賽中多次遭受侵犯,賽後被確診為肌肉纖維撕裂,恐難再戰。

儘管受傷程度比預計的要輕,但這類撕裂傷,一般都需要7天左右的康復期。為了不影響後續賽事,縮短康復期,其醫學專家團確立了為C羅進行幹細胞修復的方案。幹細胞可以說是延續了C羅的運動生命並促使他走向足球巔峰的絕密武器!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球員痛苦離場之後又可以很快輕鬆上場的秘密。

據醫學統計,足球運動是創傷發生率最高的運動項目之一,肌肉拉傷、肌腱受損更是容易發生的創傷。目前,臨床上的治療方案,如藥物治療、直接縫合、針刺理療和體外衝擊波等均不理想。

輕傷容易處理,但對於缺損嚴重的肌腱損傷,面對著直接縫合困難,肌腱再次斷裂等問題,而且不能提供長期的治療效果,癒合的肌腱也不能完全恢復原始的力量和功能。所以一種短期且高效的修複方案成為了每個俱樂部的標配。

肌腱和韌帶是強韌的纖維束帶,主要由膠原構成,可以將肌肉網絡與骨骼相連,或將骨骼與重要關節周圍的軟骨相連。不管你是投擲棒球穿越本壘還是把行李舉到行李架上,是肌腱和韌帶讓你每天使用的各種可扭可轉的部位擁有了強度、靈活性和穩定性。一旦發生磨損或撕裂,你就需要花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來恢復——做了手術也不例外。

恢復慢的原因之一是,肌腱、韌帶和軟骨缺乏交錯的血管網,而其他器官能夠利用這樣的血管網快速將可分泌修復與生長因子的細胞運輸到位,這些因子可以促進細胞繁殖與分裂。有了這個背景,幹細胞療法的原理就一目了然了:讓損傷部位獲得大量有組織修復能力的細胞,這樣身體會以快得多的速度自行修復。

今天,小編就來和大家分享除了C羅,幹細胞還拯救了哪些著名運動員的職業生涯呢?

01: 幹細胞不僅僅在足球場上大放異彩,在籃球場上幹細胞也是光芒四射。

NBA馬刺隊的籃球隊員保羅·加索爾

洛杉磯湖人隊球星,奧運會金牌得主、2屆NBA總冠軍,歐洲最偉大的籃球運動員之一,西班牙男籃領軍人物——保羅·加索爾也是幹細胞的受益者。

對於運動的球星們而言,膝蓋受傷是他們最不希望遇到的。加索爾6次入選NBA全明星球員,在2013賽季的膝蓋疼痛中掙扎,並且受傷後他拄著拐杖。據湖人的隊的知情人士透露,加索爾採用的是利用超聲波等方式,來消除疤痕組織的一種快速治療方式。這種治療的方式首先是將探針放到患者的膝蓋內,然後利用超聲波,來消除膝蓋內部出現問題的組織。

在三周內,加索爾很快恢復了過來,並且在沒有拐杖的情況下再次行走。

02: 不僅如此,網球場上,十七個大滿貫冠軍——納達爾也是幹細胞的受益者!

西班牙網球運動員納達爾是目前世界排名頂尖的網球運動員,許多人認為他是網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2013年,Nada的膝蓋接受了幹細胞治療,第二年他受傷的背部在巴塞隆納也接受了幹細胞治療。

納達爾的背傷是網球選手典型的傷病問題,在澳網他就出現了這種情況,所以我們決定採取幹細胞療法。我們將會把細胞放在他的脊柱關節」納達爾的主治醫生Ruiz-Cotorro這樣說道。作為納達爾的醫生Ruiz-Cotorro已經有14年之久,他表示這項治療主要是為了修復軟骨,和去年納達爾在膝蓋採取的幹細胞療法非常類似,手術在巴塞隆納進行,手術結束後會很快重回訓練場。

自從納達爾接受治療以來,在2016年取得了歷史性成績,當他在第二輪大滿貫賽中直落兩盤擊敗Facundo Bagnis時,他成為網球史上第八位創下200場大滿貫賽事勝利的男子球員。

03:亞利桑那紅雀隊跑鋒克里斯·詹森

克里斯·約翰在28歲的時候已經經歷了多個賽季的比賽,但這位老將在2013賽季的第3周在左膝蓋半月板撕裂。儘管受傷,Johnson整個賽季都沒有錯過任何一場比賽,這導致了他的膝關節受到額外的損傷。

為了修復受損的膝蓋,Johnson前往佛羅里達進行修復其半月板的關節鏡手術後,他接受將幹細胞注入膝關節。與通常的四到六周的恢復時間不同,Johnson在休賽期的剩餘時間裡都沒有參加訓練,這給了幹細胞治療的最長的時間去發揮作用。2014年,Johnson同意與紐約噴氣機隊簽訂每年價值900萬美元的三年合同。他以高達153次663碼衝刺和一次達陣結束當年的賽季。

04:紐約大都會投手Bartolo Colon

2005年,洛杉磯天使棒球隊時年32歲的投手巴托羅·柯隆(Bartolo Colón)獲得了美國棒球聯盟給予最佳投手的賽揚獎(Cy Young Award),這是美國職業棒球的頂級榮譽之一。

然而,之後的幾個賽季里,他投擲側的手臂、肩部和背部的肌腱與韌帶經歷了一系列撕拉傷,職業生涯步履維艱,差點兒於2009年選擇退役。翌年,挽救職業生涯心切的柯隆飛回家鄉多米尼加共和國參與了一項實驗,醫生們分離出含一種特定幹細胞的懸液,然後注入他受傷的肩部和肘部。

在幹細胞治療後,Colon在第二年進行了重大戰鬥,贏得了55場比賽。這一年,Colon也創造了歷史,他在職業生涯的第一次本壘打中投籃2次,延長了大都會隊以4比0領先於教士隊的優勢。隨後,那些年紀漸長、渾身傷病的運動員們,紛紛追隨了柯隆的腳步。左手投手尼科斯基(C. J. Nitkowski)於2011年接受了同樣的治療。

05:2014年的上屆世界盃,阿根廷球星迪馬利亞因右腿肌肉撕裂,被確診為「肌肉I度拉傷」,被迫提前退出世界盃,最終,缺席了「天使」的阿根廷隊在總決賽中被德國戰車擊敗,與冠軍獎盃失之交臂。

賽後,阿根廷足協為迪馬利亞進行了幹細胞治療,這種治療手段一來減輕腿部的疼痛,二來可以加速受損細胞的再生,經過幹細胞治療後,效果十分顯著。

經過4年的養精蓄銳,迪馬利亞一掃上屆遺憾,王者歸來!

英國著名體育醫學專家羅傑斯博士表示,如果球員肌腱受傷,他的傷處就會形成瘢痕組織,與正常的肌肉不同,這種組織很容易再次受到損傷,甚至伴隨這名運動員一生。

考慮到肌腱原位祖細胞有限的數量和自我再生能力的限制,尋找肌腱組織修復、再生的新途徑變得十分重要。

隨著幹細胞技術的廣泛應用,以及可重複獲取、易於向多組織細胞分化等優勢,在肌腱損傷修復上為這些大牌運動員帶來了希望。

研究表明,注射幹細胞可以提高肌腱的力學強度、癒合水平及功能恢復水平,促進膠原纖維的重新組建,防止病變和炎症浸潤在體內的惡化。也就是說,傳統醫療後所需要面對的種種難題都被攻克了。

值得一提的是,幹細胞的獲取幾乎沒有任何危害,將其凍存在-196℃的深低溫液氮環境中,一份在未來肌腱受損時可以提取出來使用的「原材料」就準備好了,所以眾多球星紛紛出手。

幹細胞是一類具有自我複製能力的多潛能細胞,在體內或體外特定的誘導條件下,可分化為骨、軟骨、肌肉、肌健、韌帶、神經等多種組織細胞,連續傳代培養和冷凍保存後仍具有多向分化潛能,醫學界稱為「萬用細胞」。

這些特性使得它異常聰明,一旦某些組織器官受損了,它就會過去分化成這些組織器官的細胞,修復並讓這些組織器官恢復正常功能。

阿基米德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撬動地球。對於人類,膝關節軟骨就像是一個支點,只有健康的膝蓋,才能行走世界。

但是目前世界上骨性關節炎造成的軟骨損傷病人約有3億,60歲以上的老人至少50%患有此類致殘率極高的頑疾,而傳統醫學手段無法對此疾病進行再生修復。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32強悉數完成出場,已經亮相的諸多豪強,哪支球隊給你更深的印象?

其實,我們忽略了一支與我們息息相關的「球隊」,他存在於我們體內,他各位置明確分工又協同作戰,他進可攻退可守,他就是我們的免疫細胞球隊。

前鋒:NK細胞

NK細胞能準確識別靶細胞,並通過釋放穿孔素、細胞因子、腫瘤壞死因子等,多方式殺滅抗原物質。同時在免疫過程中,由於NK細胞不依賴抗原,單兵作戰能力強,猶如足球界的羅納爾多。

進攻中場:T細胞

作為免疫應答的「指揮官」,就如球場上的齊達內。在免疫過程中,既可直接得分——直接參與細胞免疫反應,也可助攻得分——在體液免疫過程中,起到向B細胞呈遞抗原的作用。經過特殊訓練後形成CAR-T,是目前較為有效的惡性腫瘤的治療方式之一。

邊前衛:B細胞

B細胞的主要功能是在體液免疫過程中產生抗體,遠距離對抗原進行攻擊,其遠程殺傷力就如昔日曼聯的兩翼齊飛:貝克漢姆和吉格斯。

防守中場:DC細胞

日常,DC細胞就像球場掃蕩者,當發現抗原後,便馬上猛撲上去,將其迅速吞食,同時把抗原信息呈遞給T細胞,就如同球場上,把球搶斷後,馬上傳給攻擊中場進行組織進攻。

中性粒細胞、嗜酸性細胞、嗜鹼性細胞

後防球員可能在球場上默默無聞,但絕對是球隊的核心一員。中性粒細胞、嗜酸性細胞和嗜鹼性細胞在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中都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是構成人體免疫防線不可或缺的一環。

門將:吞噬細胞

免疫系統的清道夫,無論抗原如何進攻,吞噬細胞都一一將其吞噬化解,力保人體防線大門不失。吞噬細胞霸氣的外貌,你會聯想到獅王卡恩嗎?

教練:間充質幹細胞

間充質幹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的能力,對多種活性淋巴細胞有免疫調節作用,比如T細胞、B細胞、自然殺傷細胞和樹突狀細胞,通過細胞間的相互作用及產生細胞因子抑制各種淋巴細胞的增殖及其免疫反應,從而發揮免疫重建的功能,例如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

間充質幹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的能力,對多種活性淋巴細胞有免疫調節作用,比如T細胞、B細胞、自然殺傷細胞和樹突狀細胞,通過細胞間的相互作用及產生細胞因子抑制各種淋巴細胞的增殖及其免疫反應,從而發揮免疫重建的功能,例如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

戰術如此靈活變化,就像細胞界的銀狐里皮。

幹細胞技術是當今和未來醫學研究的熱點和發展的方向,已被列為「人類十大科技進展」之首和國家重點科技專項。

我國已開始用間充質幹細胞治療臨床上一些難治性疾病,如脊髓損傷、腦癱、肌萎縮側索硬化症、系統性紅斑狼瘡、系統性硬化症、克隆氏病、中風、糖尿病、糖尿病足、肝硬化等。

根據臨床研究數據顯示,間充質幹細胞對這些疾病的治療都取得明顯的療效,對幹細胞更深入的研究和臨床應用必將為人類健康生活帶來更加美好的未來。

文章連結:除了C羅,還有哪些著名運動員用幹細胞挽救了職業生涯?

分享至:
購物清單 商品已移除 恢復
官方帳號 加入好友 立即連絡 會員中心